博雅教育学校怎么样,博雅教育培训中心好不好?

  • A+
所属分类:英语培训机构

  博雅教育学校怎么样,博雅教育培训中心好不好?想留学的小伙伴们,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考雅思托福,办理留学估计有点难度吧,特别是对于国人来说都已经习惯了黄牛的存在了,存在即合理,留学机构也是个黄牛,博雅教育怎么样,博雅留学教育培训中心好不好?我们这里做一个简单的介绍和评价。

  博雅教育怎么样:

  1、首先博雅教育并没有小站、新航道、环球雅思等机构出名。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真正服务的正是这样的人。

  2、博雅教育收费标准对比其他机构较低。

  3、博雅教育我听几个学员说,服务态度还算可以。

博雅教育学校怎么样,博雅教育培训中心好不好?

  博雅教育简介:

  博雅教育(Boya Education)隶属于盛世博雅(北京)国际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由业内最具影响力的市场渠道总监与资深海外升学顾问共同组建,汇聚各大机构资深业内从业精英,共同创立而成。博雅教育自2013年进入留学市场以来,历经3年多的行业磨炼,已经从一家小型工作室华丽转变为一家集出国留学、游学、语言培训、项目指导、文化交流于一身的国际化、专业化、现代化的成熟教育机构。

  公司坐落于北京北三环标志性建筑,中关村核心写字楼楼数码大厦,与中国人民大学隔街相望,紧邻北大、清华、北师大、北理工、北外、北邮、中央民大等多所国内顶级学府,充满浓郁的科技人文气息和教育文化氛围。我们拥有20多位从事留学行业多年的资深业内精英。在如今教育机构频繁成立的时代,博雅教育秉承着“真诚,专业,尊重,细致”的企业精神脱颖而出,为打造中国杰出的教育品牌,成为国内一流的教育集团,推动中国教育的全球化而努力着。

  在这3年的发展过程中,博雅教育与英国近100所大学、60所中学,澳洲八大院校,美国近100所院校,加拿大近30所院校以及各大教育集团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博雅教育拥有成熟,完善的师资团队和服务体系,从前期咨询到留学后续服务,每一个环节都结合学生的实际需要,提供个性化的整体解决方案,务必做到“学生满意,家长放心”,从而实现更高一层的人生飞跃!

  博雅教育怎么样

  西方世界自罗马中世纪时代迄今,“博雅教育”成为了学院教育的重要一环,“博雅教育”英文称为liberal educations,在香港被译为“通识教育”,但“博雅教育”似乎更能曲尽其意。

  博雅教育向来不容易被定义,因为它所涉及的范围太广泛,很难清楚列明。它背后总是带着古典教育的基本宗旨:将学生培育成为学识、思想、德育和品行等方面堪称完备的人才,这与现代教育所注重的方向,即科学知识、方法甚至技术方面的传授并不一样。然而博雅教育并没有消亡,即使在崇尚实证科学的今日,它仍然占有一席之地,因为事实证明了侧重科学及技能的现代教育,培育不出全才型或有创造性思维的人,技术专才的能力仅只局限于其擅长的领域,无法触类旁通。

博雅教育学校怎么样,博雅教育培训中心好不好?

  曾有很多人撰文或著书讨论博雅教育,非本书作者法理德·札卡瑞亚所独专,但这本书读来贴近时代:对当下来说,注重科研和技术培训的大学比比皆是,即使对中国、印度等国来说,这类大学已经存在超过大半个世纪,而且正渐渐转型,不单变得商业化,也变得数据化,重视多元化教材、远程教学及各种各样的网络工具,旧式的科学实验也渐被淘汰,更何况是人文及社会科学教育。相比之下,博雅教育更加古老,它又如何在瞬间万变的当代社会中显示出它的价值?

  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列奥·施特劳斯有一部著作名为《古代与现代的自由主义》(Liberalism Ancient and Modern),书中一开始即定义何为liberal education。其中的liberal是一个充满歧义的词语,它的歧义体现了古典与现代的冲突,我们把它理解为“接近伟大美善的事物”还是“启蒙理性的自由”,端赖我们认同古典抑或现代哲学的主张,然而在现代世界,liberal education更多指涉工业资本主义和科学革命以后正逐步流失的传统价值剩余。

  作为一个生于印度,在美国受教育的学者,札卡瑞亚对博雅教育的思考本身出于对美国的钦羡,就更不足为奇了。札卡瑞亚成长于冷战时期采取不结盟外交政策的印度,少时像许多成长于第三世界知识分子家庭的孩子一样心怀美国梦,他的《后美国世界》尝试思考在霸权不再的时代,他们梦想中的美国应如何维持自身优势。人们常说,美国的一项优势就是拥有雄厚的软实力,这一点在美国教育上更是表现无遗。这个超级大国一方面是大规模工业化和科技发展的推手,一手毁灭了传统教育赖以存在的环境;另一方面,它又拥有无比丰富的资源,去支持其捍卫西方文化及其传统价值,还有它的建国理念(即民主、自由、人权等理念),而人文教育自然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

  作为传统人文教育的核心,博雅教育早在中世纪就在欧洲各大城市的大学里存在,但对于美国来说,则是迟至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在政府、教育界以及民间忧虑广大移民人口将会大大淡化美国自身理念时,发起荣誉通识计划的产物。这项计划很快变成经典研读计划,但学者们对于经典研读教育也是褒贬不一。堪称经典研读运动之父的哈钦斯认为没有传统经典就没有教育的基础,但持自由派看法的古典哲学学者玛莎·纳斯鲍姆则认为研读经典者大多是学院保守派,而这项计划所研读的经典哲学家,本身不见得会认同这种翰林院式教育。作者也提及,所谓教育最终离不开书本的阅读,这让经典研读变得合情合理,试问连学科经典著作都不求甚解(例如一个哲学系学生不晓得柏拉图的理论),又如何完成该学科教育?然而应该读什么经典呢?今日美国有不少大学对当代哲学和后现代理论著作的研读,又能否算作经典研读的范本呢?

  但一般来说,博雅教育的研读文本主要为传统经典,这不难理解:传统经典是整个社会约定俗成的共同遗产,以西方哲学为例,你可以略过《存在与虚无》不管,却不可不读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重要著作。作为来自亚洲的学者,作者在书中也提及了新加坡糅合东西方文化的大学博雅教育,与美国承袭西方文明的博雅教育作一简单对比。至于博雅教育有什么优点方面,与一贯讴歌人文传统的观点不同,作者指出,博雅教育可以培养一个人的思考和写作,还有言谈和创意方面的能力。这是一种从商业竞争力的现实角度作出的考虑,因为单靠技术训练出来的学生只能关注与其技术训练有关的事情,无法通观全局。这点出了人文如何补足科技的不足。

  美国能够在战后几十年间蓬勃壮大,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自由、开放的教育制度。目前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都把不少资源投放在教育上,而东亚新兴国家凭借其考试制度往往能产生大量勤奋工作的人才。然而美国教育制度的优势,就是能够吸引到世界各地最出色、最聪明的人才,吸纳更多受过良好教育、积极努力,想开创新公司、新产品甚至新产业的移民。

  21世纪的网络化世界,对于这位成长于冷战时代的学者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也许意味着这代人可以比上一代更能站在多角度看问题和真实世界,不再坚持壁垒分明的立场,而且那种劳动体现经济剥削关系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变了,社会也不只视教育为促进经济生产的工具,人们更认同教育对个人拓展兴趣的作用了。作为一个乐观主义者,作者还认为人类正不断改善各种经济、社会及卫生问题,这都是与普及教育有莫大关系的,而网络普及化则让以往因为付不起昂贵学费而却步的人获得教育机会。捍卫博雅教育的理由,也许就是在商品化和高度资讯化的今日捍卫教育最核心的部分,也为了培养一个人成为完整的人(不只是企业家或专才)。

  博雅教育是美式教育体系的精髓,美国以常青藤大学为首的顶尖私立大学全部推崇博雅教育。以耶鲁大学为例,本科不设置商学或者工程等“实用”专业,可选专业全部是基础学科,通识教育的要求还逼迫你学习一些没有什么功利价值的人文艺术。

  博雅教育有什么用?这篇文章尝试着回答这个问题。

  对于中国家长来说,“博雅教育”这个无法言状的幽灵尤其让他们感到不安甚至恐惧:自己的孩子将到大洋彼岸接受教育,花费着200万人民币的学费,但他们却很大概率学习一些“无用”的东西,选修那些不知所谓的学科:什么古典学、哲学、比较文学。

  哦,天哪!中国家长们听到这些美国所谓的“博雅教育”,顺着脊梁骨打了个寒颤。

  然而,美国大学毕竟是高等教育的标杆。哈佛、耶鲁、普林斯顿这些名头就响当当地摆在那里。“他们推崇的,一定就是好的,他们拥护的,就是我们要接受的。难道还要让我否认孩子接受的教育?”中国家长心里这样想着,心里便舒服了一些。

  赴美留学的大潮、对于名校的幻想倒逼着中国家长对“博雅教育”百般推崇,虽然这个概念还是像幽灵一样无以名状,但又有何妨?就这样,幽灵变成了神明,“博雅教育”成了一种神秘的宗教。

  坦白地讲,博雅教育正在遭受广泛的质疑。只要在英文主流媒体上搜索“liberal arts”这个关键词,绝大部分的文章都带着担忧和批评的语调。批判主要集中在两点上:一、博雅教育让学生博而不专;二、博雅教育难以适应现实社会。 我们可不可以说博雅教育是一种泡沫?

  要真正理解博雅教育有什么用,我们有必要先谈谈教育这件事的目的。在文章的最后,我会列举对这个问题的三种不同的回应。在文章开始,我想先从教育不是什么谈起。

  教育不等于接收知识

  这个观点针对的是对博雅教育的第一种批判:每个学生都学习了很多不同学科的知识,但这些知识很少真正能够派上用场。

  但我想指出的是,把教育和“知识学习”等同起来是对教育目的的误解。 毕竟,任何一个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大学里学习的知识90%都会被忘记。

  英国数学家阿尔弗雷德·怀特海德写过一本教育学经典——《教育的目的》。在这本书里,他提出了“惰性知识”(inert ideas)的概念,也就是被动接受的知识。怀特海德认为,简单地教授知识,但不让学生去使用它们、把它们和其他的想法联系起来是有害的。

  原因很简单,被动接受知识会让人丧失思考的能力。

  我见过很多高中生告诉我,经济学上认为最低工资是有害的,可是我问他们“为什么最低工资是有害的?”大部分人要么说不出来,要么左支右绌地给我画出一幅需求供给图,在尝试找均衡点无果之后只能告诉我,“曼昆在《经济学原理》里面说的。”

  这怪不了他们,因为甚至很少有老师意识到自己传授的是“惰性知识”。我在芝大的第一堂微观经济学课上,老师就是这样教的:

  “同学们,这是一个效用方程、这是一个人的预算约束,现在我们来写一个拉格朗日方程。”

  我恭敬地把黑板上的公式抄到了笔记本上。只是当时的我不知道,从微观经济学200到宏观经济学203,每堂课我都会重复这个套路:找到效用方程、找到预算约束,列一个拉格朗日方程,再求一个极值。

  但我得承认,一直学到计量经济学,我心里对学的东西到底在干什么都没有什么太清晰的概念,只是凭着认真学习一直坚持了下来。我一直清楚,我并不懂经济学,我只是在找考高分的捷径。这种学习方式的代价是我牺牲了经济学家最强调的能力——经济学思考的直觉。

  可能很多人在大学里挑灯夜战准备期末的某一刻都曾经感慨自己记住了一些不知道有什么用处的知识。我知道甚至有些教授也这么想。哈佛教授菲利普·阿里达(Phillip E. Areeda)就曾经观察到,他在哈佛法学院的学生几乎都在学习无意识的答案。

  阿里达打了个比方说,这就像教会里的教条对话——通常,教会的牧师在布道结束之后会以一句拉丁语颂词结尾,“Dominus vobiscum”(上帝与你们同在),这时候信众则条件反射一般,整齐划一地以拉丁语回答:“Et cum spiritu tuo”(也与你的灵魂同在)。信众可能完全不懂这句拉丁语的意思,或许也不想知道它的意思。但可惜,我们头脑里大部分的知识就像这句拉丁语一样存在着。

  《教育的目的》的作者怀特海德说,他在社会上见到的最有教养的一类人是“人到中年,但没有接受过教育的聪明女性” ,因为她们天资聪明,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但因为没有受过学校教育,因此免于“惰性知识”的荼毒。

  我无法从亲身经历验证这一点,但我见过很多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脑子里充满各种教条,无法独立思考。这或许足以证明学习知识和接受教育是两码事。

  用一句广为人知的话来说,忘掉知识之后,剩下的东西才是教育。

  教育不仅是升学和求职的工具

  我不认为通识教育应该完全取代专业教育。在高度分工的社会,专业知识是任何人的立命之本,但博雅教育与专业训练并不矛盾。我的观点是,即使你在进入大学的时候就规划好了当一个工程师,学习一些其他学科的知识、涉猎一些看起来“无用”的领域是有益的,甚至是必须的。

  我想指出,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通过教育体验到更复杂的世界、看到事物的联系、或者认识到更好的自我。

  这是因为大部分人都在把教育当成升学和求职的工具,等到他们的目的达到之后,便毫不犹豫地抛弃这个工具。我觉得这是很可惜的。通过博雅教育学习“无用”的知识,是因为它可以让我们明白,除了作为工具,教育还有更深刻的作用。

  教育是一种直觉:你需要遵从这种直觉才能看到教育蕴含的最大回报。

  它需要一种纯粹的信念:我在开始要读古代语言的时候没有意识到它能让我变得更“复杂”、阿伯特或许也没有意识到学习社会学能让他能够创造新的知识、乔布斯也没有想到到自己能够通过书法课变成一个设计天才。

  但我们的共同点是:我们在开始接受教育的时候或许都对教育怀着一种纯粹的期待。我们没有试着把教育当成达成某种目的的手段,最后教育给了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用阿伯特的话说,“教育的目的”是一个有问题的说法——因为教育没有目的,教育本身才是目的。

  追求纯粹的教育。只有这样,最后教育才会找到你。

  AcadeMe 德明教育体验:着眼于中国高中生在高中阶段的个人成长和思维成熟,培养高中生独立自主的人格、无畏的实践与探索、对人文情怀的关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